日前,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全面推行證明事項和涉企經營許可事項告知承諾制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從制度層面進一步解決企業和羣眾辦證多、辦事難等問題。

《意見》要求,有針對性地選取與企業和羣眾生產生活密切相關、使用頻次較高或者獲取難度較大的證明事項實行告知承諾制,特別是在户籍管理、市場主體準營、資格考試、社會保險、社會救助、健康體檢、法律服務等方面,要抓緊推行,儘快落實。

司法部副部長劉炤日前在國務院遞四方香港末端辦公室舉行的政策例行吹風會上表示,全面推行證明事項和涉企經營許可事項告知承諾制有利於深化“放管服”改革,激發市場主體發展活力,統籌做好“六穩”工作、落實“六保”任務,對減少證明事項、簡化行政審批、方便企業和羣眾辦事創業、優化營商環境有重要意義。

司法部行政執法協調監督局局長趙振華説,直接涉及國家安全、國家祕密、公共安全、金融業審慎監管、生態環境保護,直接關係人身健康、生命財產安全,以及重要涉外等風險較大、糾錯成本較高、損害難以挽回的證明事項不適用告知承諾制。

實行告知承諾制的涉企經營許可事項範圍如何確定?市場監管總局登記註冊局負責人陳燁介紹,對涉企經營許可事項實行告知承諾的,目前主要有兩種決定形式。

第一種形式是《意見》明確的實行告知承諾制的涉企經營許可事項範圍。也就是説,法律、行政法規、國務院決定設定事項,由國務院審改辦會同有關部門研究提出建議,報國務院批准;地方性法規、地方政府規章設定事項,由省、自治區、直轄市或者設區的市、自治州審改辦會同有關部門研究提出建議,報本級人民政府批准。這種方式是主要的決定方式。

第二種形式則是根據去年出台的《國務院關於在自由貿易試驗區開展“證照分離”改革全覆蓋試點的通知》規定,在法律、行政法規和國務院決定允許範圍內,各省級人民政府可以決定在自貿試驗區之外其他有條件的地區開展“證照分離”改革全覆蓋試點,也可以決定對涉企經營許可事項採取更大力度的改革措施。

陳燁表示,只要不與法律、行政法規和國務院決定的規定相牴觸,省級人民政府可以決定在本行政區域內,對中央層面設定的涉企經營許可事項實行告知承諾制。

“實行證明事項告知承諾並不意味着法定證明都不要了,而是要更多通過行政機關信息共享、事中檢查、事後核查等方式加強監管。涉企經營許可事項實行告知承諾的,也要加強事中事後監管。”趙振華説,告知承諾是一種便利化改革措施,但如果事中事後監管不到位,會給行政管理和他人利益帶來風險。對此,《意見》特別規定了一些監管措施,包括加強分類核查、推進信息共享、加強信用監管,並規定對不實承諾的處理措施。比如,《意見》規定,申請人有較嚴重不良信用記錄或存在曾作出虛假承諾等情形的,在信用修復前不適用告知承諾制。(記者 李萬祥)